相关文章

东莞频向国内高水平大学“借脑”

来源网址:

面对这一尴尬,东莞积极化解。十年前,当国内城市正在兴建“大学城”之时,东莞没有出现一头热上马“大学城”工程,而是走了一条不寻常的路:与国内知名大学合作,建设创新平台,助推企业转型升级。

已搭建16个公共创新平台,为东莞制造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撑,与本土高校合作有待尝试 2014-03-18

位于东莞松山湖的华中科技大学制造工程研究院,科研人员正在工作。南方日报记者 苏仕日 摄

不久前,华南理工大学机械与工程学院教授杨永强,来到东莞与华南理工大学共建的华南协同创新中心,有意把第三代自主研发的金属3D打印机落地东莞,实现3D打印技术的产业化。

对于东莞来说,一直需要面对一个尴尬事实:从产业实力来说,东莞是一座饮誉全球的“制造业名城”,但缺乏一所培养技术人才、提供城市发展“智力源”的高水平大学。东莞撤县建市才29年,而办学时间最长的本土高校仅有22年。

面对这一尴尬,东莞积极化解。十年前,当国内城市正在兴建“大学城”之时,东莞没有出现一头热上马“大学城”工程,而是走了一条不寻常的路:与国内知名大学合作,建设创新平台,助推企业转型升级。

如今,国内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16所国内一流大学或科研机构,已与东莞共建了16个公共创新平台,不少公共创新平台已经成为东莞制造的智力支撑。不过,一些公共创新平台运作机制有待理顺,或可尝试与本土高校深度合作,融合发展。

已搭建16个公共创新平台

目前东莞已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科院、同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电子科技大学等国内一流高校或科研机构合作,共建16家公共创新平台。

早在2004年,华南理工大学研发了国内第一台金属原件3D打印机。现在,华南理工大学的3D打印机已经发展到了第三代,在金属3D打印领域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不久前,华南理工大学的3D打印研发牵头人杨永强来到东莞,推介金属3D打印技术。他希望通过华南协同创新研究院寻求合作伙伴,吸纳东莞的企业参与,共同推动该中心3D打印的产业化。

他说,在国内金属3D打印领域,华南理工大学研发的3D打印机不仅技术领先,而且已经研发出了系列设备,可以推向市场。其中,该校通过技术入股一家公司,利用3D打印机做出的牙齿托槽已经实现量产,其经验可在东莞复制。

杨永强把华南理工大学的前沿技术带到东莞,目标就是依托东莞与华南理工大学共建的省内首个协同创新研究院——华南协同创新研究院,实现高校科研成果与东莞企业、市场的无缝对接。

华南协同创新研究院成立于2012年6月,是华南理工大学首家协同创新研究院,重点选择装备制造、生物医药与器械、高端电子信息、新材料等四个方面开展协同创新工作。华南协同创新研究院只是东莞创新平台建设的一个缩影,有越来越多像杨永强一样的教授学者,带着新研发的技术来到东莞“淘金”。

为了解决创新型人才匮乏、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不足和科技服务体系不健全等问题,东莞从2005年开始与国内一流水平高校合作,共建公共创新平台,把高校的科研成果转化为企业转型升级的动力。

时间追溯到2004年全国“两会”,时任东莞市委书记佟星和中科院计算所所长李国杰被分在了同一个人大小组。会议间隙,两人的一次交流却“不经意”地碰撞出了市校合作的“火花”。

随后,东莞便主动组织专门人员与计算所对接,围绕共建事宜展开了具体磋商。当年年底,东莞将与中科院计算所合作组建广东电子工业研究院的计划上报至省科技厅,迅速得到了省里的批复同意。5个月后,双方正式签订了联合共建协议书。

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是,根据协议,东莞市政府和省科技厅共同出资3600万元作为引导资金,中科院计算所则以人才和技术成果等无形资产进行对等投入,同时还计划整合企业和民间力量参与共建。

2005年11月22日,广东电子工业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最初成员达到了40余人,主要由两部分构成。其中,项目带头人、关键技术负责人以及管理团队均直接来自中科院,异地构建公共创新平台,为区域产业发展提供近距离的应用技术支撑。

一组数据显示,目前东莞已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科院、同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电子科技大学等16所国内的一流高校或科研机构合作,共建了16家公共创新平台。这些高校像蒲公英一样,从全国各地飘到东莞落地生根,并茁壮成长。

创新平台成为企业的支撑

从2005年起,东莞另辟蹊径,采用“拿来主义”,频频向国内高水平大学“借脑”。历经十年的发展,不少公共创新平台已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支撑。

让不少人感到困惑的是,当时国内城市开始建设“大学城”之时,一向求贤若渴的东莞为何没上马“大学城”项目呢?以东莞的经济实力、区位优势,吸引到一些高水平的大学并非难事。

诚然,作为一座饮誉全球的“制造业名城”,东莞缺乏一所培养技术人才、提供城市发展“智力源”的高水平大学,是一个不争且尴尬的事实。不过,要培育一所高水平大学,并非一蹴而就的。

为了解决创新型人才匮乏、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科技服务体系不健全等突出矛盾,满足产业结构调整的技术需求,东莞另辟蹊径,采用“拿来主义”,频频向国内高水平大学“借脑”。

仔细分析,东莞16个公共创新平台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在2005年至2011年,自广东电子工业研究院揭牌之后,东莞着力引进国内高水平的高校及研究机构,寻求“校市合作”的新发展空间,助推城市、经济转型升级。

资料显示,在这期间,东莞华中科技大学制造工程研究院、东莞电子科技大学信息工程研究院、东莞中国科学院云计算产业技术创新与育成中心、广东电子工业研究院、广东华南工业设计院、东莞中山大学研究院等10个公共科技创新平台相继建成。

2012年之后,刚上任不久的东莞市委书记徐建华、市长袁宝成,频频拜访国内高水平大学,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14所高校院所达成了一批产学研合作事项,例如与华南理工大学共建东莞华南协同创新研究院、与北京大学共建北京大学东莞光电研究院、与暨南大学共建东莞暨南大学研究院、与清华大学共建东莞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创新中心等一批公共科技创新平台。

同时,东莞筹划在松山湖高新区建设松山湖大学创新城,计划投资33亿元,占地面积397亩,容纳10至15个公共科技创新平台,目标是把松山湖大学创新城建成知名高校优势创新资源集聚区,以及科技、与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区。

历经十年的发展,不少公共创新平台已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支撑。以华中科技大学东莞工程研究院为例,从2007年创建至今,该院组建了一支500余人的专业化技术团队,针对建材、家具、电子制造、模具、毛纺、能源等行业的重大需求,自主研发了十几类、几十个系列的行业关键装备,申请各类知识产权100多项。同时,该院组建了设计服务中心、激光技术中心、检测技术中心以及物联网技术中心,为3000多家企业提供集中式高端技术服务;在产业孵化方面,通过自主研发成果转化创办了14家企业(其中4家被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孵化60余家企业,为企业累计培养、培训各类技术人才5000多人次。

公共创新平台要尝试本土化

公共创新平台要真正实现产业、科技从“两张皮”转变为“一体化”,才能满足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这需要政府长远布局。同时,可尝试与本土高校合作。

一样新兴事物的发展,总会伴随着各种挫折。同样,东莞创新平台的发展,也有一些未知数和曲折。

一名知情人介绍说,进驻东莞的创新平台,并非都有非常清晰的定位。一些创新平台面临的一个难题是:高校远在千里之外,怎么把技术、人才输送到东莞,并与企业进行紧密的合作呢?因此,一些创新平台建成之后,可谓眉毛胡子一把抓,并未真正实现产学研的无缝对接。

市委书记徐建华曾深刻地指出,一些公共创新平台的发展更多的是产业和科技两者的叠加,结合度不高,不能充分满足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既有的公共创新平台效果参差不齐,亟需一轮评估和改造。要真正实现产业、科技从“两张皮”转变为“一体化”,政府需要长远布局。

目前,全市16个公共创新平台,其中15个位于松山湖。面对着国内高水平大学研究机构的进驻,同样位于松山湖的东莞理工学院,也感受到不一样的压力和动力。

东莞理工学院党委书记成洪波在多个场合表示说,该校可以发挥主场优势,积极与公共创新平台合作。对于本土高校理工学院来说,创新平台有着先进的科研实力,可以提升东莞理工学院的科研、人才培养水平。而对于创新平台来说,东莞理工学院有着本土资源、办学硬件以及学生等优势,可以开展广泛的合作。

事实上,这个设想也在不断尝试。早在2006年11月,与广东工业大学合作共建的广东华南工业设计院和与本土高校东莞理工学院合作共建的东莞市清洁生产科技中心相继挂牌成立。

2013年3月,东莞理工学院与北京大学共建了东莞理工—北大光电研究院光电工程技术中心。该中心将建于东莞理工学院松山湖校区内,建筑面积约800平方米。合作双方将围绕东莞光电产业发展的实际需求,以半导体照明技术、激光加工技术、激光显示技术和功率电子器件技术等为研究领域,助推东莞高端电子信息、LED照明、太阳能光伏等产业发展。

一名专家指出,除了与本土高校合作之外,东莞公共创新平台更要改革机制,例如建立股权激励和分红激励机制,使创新、创业、创富实现有机统一,允许创新平台的科研团队和高层次人才以专利、标准等知识产权和研发技能、管理经验等人力资本作价出资办企业。

同时,完善科技和金融对接的服务机制,引导金融机构进行服务创新,开发符合公共科技创新平台、科技企业特点的金融产品,并建设多层次投融资市场,完善创业孵化服务体系,为创业者提供更丰富、更优质的创业服务。

推动平台与本土高校合作

政府应发挥重要作用

■访谈

广东华南工业设计院院长杨向东:

在16个公共创新平台中,广东华南工业设计院是第一个通过验收的平台。日前,就有关该院成立以来的效果、本土院校如何与平台合作等问题,记者采访了广东华南工业设计院院长杨向东。杨向东认为,在培养人才方面,创新平台和本土高校有很大的合作空间,但是这些合作需要由市政府来推动。

南方日报:今年是设计院成立的第8个年头,这些年来,设计院取得了哪些成效?

杨向东:广东华南工业设计院于2006年11月成立。当时只有10多个人,目前工作人员已达100多人。

成立以来,设计院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服务企业,目前,设计院累计服务了2000多家企业,共为企业设计了1000多款产品,产值累计达几十亿元,帮助企业大大提升了产品的销路和附加值。

比如,与设计院的第一个客户高铁检测仪器(东莞)有限公司的合作,设计院前后帮助该公司设计了近60个产品;帮东莞市星火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设计的一款柴油发电机,给该公司带来了8000万元的订单。二是连续举办了九届“东莞杯”设计大赛,培养了一大批设计师。

未来,设计院将走产业化的道路,利用各种资金,推动设计院的成果产业化。

南方日报:现在各地都在吸引高校资源,搞产业化合作。东莞如果要想在产学研合作上取得更好的发展,应该怎么做?

杨向东:首先,需要好的政策,虽然各地都在出台优惠政策,吸引创新资源,但是东莞应该根据自身产业的实际需求,制定出因地制宜的政策。其次,好的政策制定出来后,将平台和人才吸引到了东莞,就要想办法使得平台和人才有事可做,发挥他们的作用,目前东莞正在做这一步工作。最后,要利用东莞庞大的民营资本,将它们吸引到产学研合作上来,推进合作成果的产业化。产学研合作的资金不能都依靠政府投入,那样效率不高,投入也有限。东莞在一块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南方日报:已有创新平台开始和东莞的本地院校合作,设计院在这方面有什么计划?

杨向东:目前,在设计院工作的本土院校出来的学生很多,设计院很喜欢用东莞本地高校培养出来的学生。设计院愿意用他们的原因:一是因为他们比较稳定,二是因为他们的素质确实不错。包括我们在内的很多创新平台其实是很愿意和本土院校合作,在人才培养和项目上做些事情。各创新平台聚集了很多优秀的资源,这是完全可以利用起来,为培训东莞高校的人才服务。以设计院为例,如果有合作的话,我们可以将广东工业大学的优秀的教育方法和资源引进东莞的院校。

也曾有本地院校领导邀请多家创新平台负责人商谈过这个问题,但是后来就没有下文,中间可能有什么阻碍。所以,关于创新平台和东莞本土院校合作,如果由市政府出面来推动的话,效果会更好。

“拿来主义”有助城市科技创新

■记者手记

一提起美国“硅谷”,人们自然而然想起了斯坦福大学、西北理工大学等8所著名的高校,这些大学为“硅谷”培养了大量研究、实用人才,也提供了强大的科研支撑。他们就像一台“永动机”一样,源源不断地给“硅谷”输送澎湃的动力,实现产学研无缝对接。

一座高校的办学水平是一座城市发展潜力的坐标,既能为城市发展提供智力源,又能源源不竭地培养人才。与“硅谷”相似,“制造业名城”东莞也有8所高校,却没有一所让人印象深刻的高水平大学。

换一个角度来看,对于一座有29年撤县建市史又处在转型升级关键点城市来说,东莞不可能尽快地培育出像斯坦福大学、西北理工大学等高水平的高校,唯有另辟蹊径,精妙地发挥“拿来主义”,吸引国内的一流水平高校,双方共建公共创新平台,实现国内最先进的研究成果为我所用。

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一些公共创新平台可能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发挥实际效用。因此,在发挥“拿来主义”之后,要怎么让公共创新平台本土化,生根生长,确实有必要深入研究。

城市、产业的转型升级,归根结底是人的转型。当地政府不妨创新机制,加强力量引导整合各方资源,联手公共创新平台、本土高校和企业,创新科技研究、培养实用人才,可以更好地实现“东莞制造”向“东莞智造”的既定目标。

部分创新平台亮点项目

■资料链接

北京大学东莞光电研究院

以第三代半导体材料技术的研发为核心,承担国家、省、市系列重大科研和产业化任务。研究院建有半导体照明技术研发平台、激光显示器件技术研发平台、电子功率器件技术研发平台、太阳能光伏技术研发平台、光电精密仪器设备研发平台、公共检测服务平台。

华南协同创新研究院

重点围绕生物医用材料与器械、高端装备制造、高端电子信息、新材料与等重点发展产业领域,建立协同创新中心,吸纳高端人才和高水平科研成果,进行技术开发与集成、中试、放大试验。

东莞电子科技大学电子信息工程研究院

电研院依托电子科技大学拥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领域全部6个重点学科资源,快速建成了面向本地电子信息产业的6个研究中心,开展了以“换芯工程”为代表的系列科技创新服务。

东莞中山大学研究院

承接国家重大产业化基地和国际先进的合作项目,实现东莞高新技术企业孵化器、高新技术成果集成和转化基地、高新技术人才聚集中心、培育新产业和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等目标。

中国科学院云计算产业技术创新与育成中心

搭建云计算产业技术平台,研发产业共性技术,组建产业链,提供云计算整体解决方案和服务。通过产业前沿技术创新、集成创新和成果转移转化,探索有核心竞争力的云计算商业服务模式,把中科院云计算中心建设成为我国云计算产业技术源头创新基地、新产业育成基地和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培养基地。

东莞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创新中心

清华东莞创新中心引进的 “单晶蓝宝石纤维规模化制备及其增强复合材料创新研究及产业化项目”,有望为航空航天、兵器装备、核工业、舰船制造、汽车工业、先进制造业等领域中的“卡脖子技术”带来重大突破,预计带动东莞市及周边区域相关复合材料产业500亿元以上产值。

策划/统筹:蒋才虎 吴少敏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吴少敏 戴双城

网罗天下